金庸当选中国作协名誉副主席表示非常高兴

发布: 2009-9-13 14:03 |  作者: aligege |   查看: 12次

中国作协七届八次主席团会议在广东江门召开,在8日的主席团会议上,武侠小说作家金庸被推为中国作协名誉副主席。以社会知名度和影响力而言,金庸无疑已然成为中国作协的一块金字招牌。这块招牌,关系到中国作协的作用和中国文学向何处去。

  今年6月,金庸加入中国作协。当时这一消息引起很大社会争议,有人骂中国作协没有正统大师就找武侠大师压阵、扯起虎皮作大旗,有人认定金庸被官方机构收编、“晚节不保”。这都是无妄的指责,好像中国作协“原汁原味”、依然故我,才算正常。作协本来是一个作家的民间组织,任何人只要符合一定的职业条件,就应有加入的自由,外人不必上纲上线。

  金庸加入中国作协,代表了中国作协变革的开始。长期以来,中国作协附着有浓厚的正统观念,在一些人心目中,只有搞纯文学创作才算作家,才有资格加入中国作协。而写武侠小说,写故事,搞网络文学,似乎只是旁门左道,不能入流。这类偏见不仅存在于圈子中,在“局外人”、读者和潜在读者中也根深蒂固。打破这些条条框框,意味着中国作协在组织上的开放,也意味着文学观念的开放。

  这也是一种文学观念的更新,正统观念被摒弃了,文学挣脱了观念的桎锢,进入自由创造的天地。文学本来是自由的想像与自由的创造,它应当形式多样,五彩纷呈,在主题、美学趣味、思想性方面也应当海纳百川。有一段时期,文学过份强调政治维度,片面要求文学为政治服务;有人抬高“高雅文学”,鄙视通俗文学、武侠小说、网络作品。条条框框过多,结果压缩了文学自由创造的空间,扼杀了作家的创造性。

  中国作协延揽金庸入会,是对那些非正统、非主流文学样式及其作家的承认,是文学观念的再造,也是在组织上对文学的革新。中国改革开放后,金庸作品风行内地,但金庸作品该不该入大学讲堂、值不值得学者研究,在中国学术界、大学和社会上引起巨大争议。现在,金庸当选中国作协名誉副主席,这不仅是文学观念、文学组织观念的进步,也体现了中国社会的进步。

  对于中国作家和文学来说,我们不妨把金庸理解为一种自由创造的精神。在金庸武侠小说的刀光剑背后,是人性的复杂,所谓侠义同样以真善美为追求。金庸与现实政治无涉,但其作品超越意识形态,受到海内外华人的喜爱。这些作品是在市场的需求下赶工赶出来的,没有计划和指导,这充分说明,好的文学作品是社会环境、个人才情综合作用的产物,可遇而不可求。承认金庸,就是承认文学有许多个维度,自由创造然后有文学经典的产生。

  这也涉及一个组织问题,即作协应当是一个什么组织,它可以扮演什么角色。在中国,中国作协独此一家,别无分店,所以必须具有开放性和包容性。但把大家组织起来,目的应当是交流和沟通,不是计划或指导,更不是领导。作家之间可能形成共识,也可能没有共识,两种情况都是可能的。自由创造,并且是在一种社会责任感基础之上的自由创造,应当是它的第一个共识,也可能是主要的共识。

  一个作为作家民间联合的中国作协,没有任何包袱,轻装上阵,起中国作家的桥梁纽带作家用。而中国的文学是由会员们在会外自由创造的,选择什么形式,追求何种风格,那是作家自己的事。有无市场,成就大小,也是作家自己的事。在这些方面,作协组织在过去没有帮上忙,将来也爱莫成助。但在自由的土壤和空气中,我们迟早可以收获优秀作品。

  新闻链接:

  金庸当选中国作协名誉副主席表示非常高兴

  9月10日,中国作协七届八次主席团会议全票通过决议,聘请作家金庸为中国作协第七届全国委员会名誉副主席。

  中国作协新闻发言人陈崎嵘表示,金庸先生虽没有参加此次会议,但通过电话表示“非常高兴”。

  “凡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武侠小说”。作为拥有最广大读者群的新派武侠小说家,金庸自今年6月加入中国作协以来,争论就不绝于耳。

  此次又担任中国作协名誉副主席,金庸与中国作协再次成为媒体焦点。

  怎样解读金庸“入主”作协?多方人士都有话说。

为海内外作家做了示范

  中国文学的叙述将更完备

  “我们一直在想发挥金庸先生的独特作用。”陈崎嵘说,由于金庸在海内外华文世界有着广泛的影响,所以担任这一职位是“比较恰当的”,而且这个职位更多是荣誉性的,不是领导实职。

  陈崎嵘认为,金庸担任中国作协名誉副主席,至少可以发挥三个方面的作用,“一是导向作用。他以文学成就、人格魅力做出的选择和担当,为海内外作家做出了示范。二是联系作用。他在华人世界有许多好朋友,这将有利于中国作家更好地跟世界各地华人广泛交往。三是帮助作用。他在国际社会享有的声誉,将有助于中国作协提升对外交往的层次和质量。”

  对此,许多作家、学者都表示认同。“这次金庸先生当选名誉副主席,大家都是拥护的。”中国作协副主席陈建功说。金庸助手、香港《明报月刊》总编辑潘耀明认为:“我觉得这是实至名归,顺理成章的一件事,金庸先生当之无愧。”

  “金庸的当选,是对大陆以外的华人作家创作实绩的肯定,具有很强的感召力。”现代文学史专家、首都师范大学博士后段从学表示,长期以来,大陆与港澳台的文学叙述都是各自为战,缺少沟通。如果以后能有大量港澳台作家加入作协,势必促进文学的进一步交往融合,也更易于放在“中国文学”的大框架下来讲述。这样的一种文学史观,意义深远。

  搭建雅与俗的沟通平台

  期待更多优秀大众读物

  从金庸作品上世纪末走进大学课堂,到本世纪初进入中学教材,每一次争论,文学的雅俗之变都是中心话题。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孔庆东认为,雅俗是可以相互转化的,俗并不必然代表低劣,雅也不一定代表高尚,应该以超越雅俗的眼光,去辩证地看待文学艺术。

  “一个国家的文化,如果不首先考虑受众是谁,不掌握受众,你这个文化就是没有力量的文化。”他认为,从某种意义上看,决定和影响一个国家公民素质的最重要因素,不是这个国家有多少个“鲁迅”,而是这个国家有多少个“张恨水”。像鲁迅这样的把人性分析得这么透彻的文化大师,在20世纪世界文学史上,也没几个,可是人家可能有无数的“张恨水”、“金庸”——而这正是金庸的意义。

  孔庆东说,中国的民众很缺乏优秀的大众文学读物,所以金庸才会长盛不衰,“我们从政府到学府,一定要高度重视大众文化的建设发展,才能使中华文化真正强大起来。”

  陈崎嵘也认为,金庸的当选,正是为搭建高雅文学与通俗文学沟通的平台,有利于文学生态的丰富。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作家出版社社长何建明则表示,“国家开放了,我们的文学也应该更开放,更具有包容性。”

  许多专家学者都认为,金庸以及其作品在大陆地位的变迁,反映了时代文学观念的包容与进步,有利于促进文化大发展大繁荣。(人民日报 吕绍刚)

 

TAG: 中国作协 金庸 名誉 主席
打印 | 收藏此页 |  推荐给好友 | 举报
上一篇 下一篇
 

评分: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