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歌歌:《中国文学史》应有大视野

发布: 2009-12-05 11:24 |  作者: aligege |   查看: 18次

作为一个作者,我有三个问题:

一、文学是什么;二、现当代文学史里收录的作品都是文学,可是文学史之外的就称不上文学了么;三、如果它们是文学,那为什么进不了冠以“中国文学”这个国字头的文学史。

对于第一个问题,笔者学疏才浅,不能对“文学”做出一个权威的名词解释,但是笔者对此有一个很简单的观点,即:凡是后附“文学”两个字的文字都应算做文学。

再看第二个问题,在后附文学的所有文字均可称作“文学”的前提下,文学史之外的作品自然也是“文学”,而且也是正统的“文学”,那么,它们中的精品佳作,自然也应进入文学史。

于是,第三个问题就成了一个有必要讨论一下的问题:为什么很多明明是“文学”的优秀的文学作品,却进不了冠以“中国文学”这个国字头的文学史?

“文学”两个字总是被人不断地定义,笔者不知道是哪一位大师最先把现当代文学史里的“文学”,定义成现在这个样子,让目前所有的现当代文学史只关注、只承认一部分的文学,只承认以成人文学、所谓的纯文学、精英文学为标准的“文学”。虽然文学史也关注潜性写作、通俗文学,但是那仅仅是对以“精英文学”为标准下的主流文学史的有限补充,仍然无济于现在大多数现当代文学史模式局限的改变。

无一例外,现在所有的现当代文学史都愿意冠以“中国”两个字,“代”与“文学史”鲜有其他定语,而翻开那一本本“中国现当代文学史”,或以时代发展为标准的发展史、或以体裁分类划分出来的类形史等,却无一例外地省略掉了其他的文学。

这里之所以没有把古代文学史列为其中,是因为古代文学史集中了各类的文学,例如戏曲、杂剧、唐诗、宋词,那才是真正的《中国文学史》。唐宋时期梳着长辫子写诗写词的文人多了,读的人也多,那就以诗、词为唐、宋时期的文学代表,现在背着书包写书、上网发表作品的学生多了,读者也不少,那就应该给予他们足够的重视和与其相应的文学地位。

古代文学史大多以各种样式的发展为源,可是如今各种文学样式齐全,各类文学均在发展均有建树,我们没有理由和必要,在以主流文学为主的现当代文学史的遮蔽下写作、默许文学史那种精英文学标准,任意一类文学的身份都是平等,任何一类文学都应有自己的文学史和文学史标准。而冠“中国文学史”者,则应是对其的集大成者。

它应该包容以下的文学:例如网络文学,例如儿童文学,例如报告文学,例如科幻文学,例如通俗文学,例如影视文学、戏剧文学,例如校园文学等。

如果这个时候有谁站出来说以上的某某文学根本不是文学,那我想他肯定要挨无数的砖头。但那一本本厚厚的文学史却如泰山压顶,让其他没有入场券的“文学”在场外彷徨、自卑,文学史也因此身份倍增,名利双收,满怀的鲜花,不要谈挨砖头了,连一个扔生鸡蛋的都没有。

诗人叶匡政称“文学死了”,但是在我看来,文学一直活跃,文学不但没有死,反而活得更加青春有活力、更加蓬勃繁荣。作者通过本书也表达自己的一个观点:真正“该死”的其实是目前占了主流地位的“文学标准”和对“文学”的定义。——因为除了所谓的“纯文学”,它们不愿意承认其它类型作品的“文学”身份,这是一种专制和近视眼病,而很多学者和评论家都是患者。

文学兴高采烈地活着,校园文学和网络文学的繁荣很有说服力,也最具代表性!

我们没有理由和必要,在以主流文学为主的现当代文学史的遮蔽下写作,更不应该默许文学史那种精英文学标准!任意一类文学的身份都应平等,任何一类文学都应有自己的文学史和作品评判标准。

而今天,我们要做的就是给当下所谓的《中国文学史》扔一扔砖头。我期盼我的砖头能引出一块大玉。

——我只是认为,我们的文学史更应关注广义的文学。中国文学史,应该无愧于它头顶上那“中国文学”四个字,应该具有容乃大的宽广视野!而冠“中国文学史”名者,则应是对所有文学关注和研究的集大成者。

TAG: 文学史 中国 阿里 大视野
打印 | 收藏此页 |  推荐给好友 | 举报
上一篇 下一篇
 

评分: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