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文学史的萌芽

发布: 2009-11-15 13:09 |  作者: aligege |   查看: 14次

日期:2008-03-27 作者:吴俊 来源:文学报

    ——写在“新概念作文大赛”十周年之际

    吴俊

    十来年前,也就是上个世纪末期,好像是由世纪之交带来的一种时间或历史的转折变局,越来越清晰地超出了心理范畴而成为显见的现实。至少,在文学方面是如此。过后我们已经可以确切地判断,当初未被或不愿“正式”认可的“网络写作”竟然能够“颠覆”传统的文学制度规范,以至还成为后来文学的主要表达途径或方式之一。但比较而言最为重要和特别的是,一代年轻作家的诞生——因其不同往代的文学经验和“自生自灭”的文学成长过程,不仅宣告了中国作家的这次换代具有了真正的断裂意义,而且,也预示了中国文学的未来走向终于出现了巨大的不确定性。这两者应该都是极具文学史意义的。深陷在传统的文学制度规范之中因而神经多少变得有些麻木的人们,恐怕在抱怨文学日益边缘化而牢骚满腹的时候,不会想到中国社会所蕴藏的文学激情和能量,几乎一夜之间就会如火山喷发般地汹涌而出。史无前例的一代年轻作家的诞生,以及百万印数的作品,揭开了一个令人不解但又很快恍然大悟的问题答案:社会阅读期待和读者市场意义上的文学早就已经改变了。这是“旧”文学举步维艰的主要原因,也是“新”文学得以拥有并能进一步培养自己的读者的社会文化条件。换种说法也就是,文学史在最近的这个世纪之交,终于又走到了一个新的歧路口:变局既成现实,但前路不只一条,只看选走哪一条。在这种理解中,其实就是需要重新明确或确认一个新起点,即重新寻找自己的文学定位。我把这看作是“新文学史的萌芽”。

    “新文学史”之说可以游戏式地拆解成两层意思。一是“新的”(文学)历史,一是“新文学”的历史。我想两者都应该注重:一般意义上的文学史流程和划时代、标志性的具有新质特点的文学的生成与发展。“新文学史的萌芽”特指以上两种文学史的宏观现象在最近的这个世纪之交开始真正合流了。其主要标志之一就是《萌芽》举办的“新概念作文大赛”。

    看历史总是基于某个特定的角度或视野,而且往往会特别关注那些后来被确认为标志性的事件、人物或现象。从文学刊物的角度看中国当代文学史,有两个刊物在我看来肯定是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一个是《人民文学》,一个就是《萌芽》。

    《人民文学》的历史地位现在比较容易确认。它是与新中国相伴而生的最高文学刊物,在国家体制内获得了文学“国刊”的特殊地位。

    《萌芽》一向也是计划体制内的文学刊物。但是,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以后,它顺应了中国社会体制转型改革的时势,终于成为市场经济和网络时代开始阶段能够代表当代文学史转型发展面貌的一个标志性文学刊物。我的这个评价的主要依据就是十年前开始并迄今未衰的“新概念作文大赛”。“新概念作文大赛”的文学史意义至少在几个方面是极其突出的。一是在文学的写作和发表受到已显僵化的制度、常规或习惯的侵害时刻,新概念作文大赛以其崭新的文学写作理念,激活了社会层面中的原生的文学精神和文学生命,特别是使文学写作与一代甚至几代人的青春成长过程产生了直接的关系,文学写作由此从根本上突破了以往的种种规约,真正成为“人生的文学”。这种巨大的改变,在中国经验里是必须由国家力量才能完成和做到的。但现在,却由《萌芽》借力于社会转型的时势大潮以一个刊物的努力而助成其功。二是不再主要依靠政治或意识形态的权力,就将文学写作与文学教育直接联贯了起来,既使文学写作变得格外的纯粹,也使文学教育有可能走上自省而活泼开放之路。这又不单是文学写作或文学教育本身的问题,最重要的是,有生命的文学从此真正(重新)成为一种人生教育的方式和内容,它在广阔的社会意义上促进了制度化的学校教育的改变。三是直接促成了一批最年轻的当代文学作家的诞生。但又不仅是一代作家的诞生。这批作家(一般多习称为“80后”作家)因其诞生和成长的社会条件、文化条件、生活条件乃至政治条件等,全都迥异于此前的所有各代作家,所以,他们的出现才是真正标志了中国当代作家的实质性“换代”,此前所有各代作家之间的差别,恐怕加起来也无法赶上共同的与这代作家之间的差别鸿沟。中国作家开始了实质性的换代,岂不就意味着中国文学也开始实质性的换代了吗?我们也就不必再惊异于当今的文学为什么一下子会有那么多“看不懂”的东西冒出来。——或许,新的文学传统正就此萌芽。《萌芽》的新概念作文大赛直接写出了中国当代文学转折史的这一章。还有什么力量再能做到这一点?!

    又要说时势造英雄。《萌芽》当初的应势改革进而酿成了新概念作文大赛的这场文学史革命,使这个差不多奄奄一息的新中国老牌文学刊物一下子再次进入了当代文学的现场前沿,——我不知道是否有人已将《萌芽》视为“先锋文学”刊物,现在我要强调的就是,因为新概念作文大赛,《萌芽》已经使自己成为了不折不扣的“先锋文学”刊物。——不仅直接书写了文学史中的华彩一章,而且,也使自己成为文学史必须关注和书写的重要对象。《萌芽》及其新概念作文大赛虽仍属现在进行时态,但已经的十年历史足以使它有资格进入中国当代文学史。并且,以之为标志的新的历史仍在不断地获得重彩浓墨的书写。有两个相关的现象非常值得重视。一是网络写作早已经进入了传统的文学规范领域,反言之,传统的文学写作规范已经不再视网络写作为异端或垃圾,两者已经构成文学共同体而成为当代中国文学的共同资源和经验。二是在没有“80后”作家参加的最新一届全国作家代表大会后不久,至少十数位“80后”的代表性作家由几代老作家作为介绍人而引荐加入了中国作家协会。这两个现象充分说明了当今的文学市场利益和文学体制观念都已不能不认可并促进不同文学的“合流”。就像习语所说的,形势比人强。新文学史的萌芽其实就近在眼前。
 

TAG: 文学史 萌芽
打印 | 收藏此页 |  推荐给好友 | 举报
上一篇 下一篇
 

评分: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