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教版《中国文学史》受质疑?!

发布: 2009-11-15 13:05 |  作者: aligege |   查看: 11次

2002年08月19日11:02:03 文汇新民联合报业集团  周毅

 
  近日,山东大学文史哲研究院教授、版本目录学专家杜泽逊撰文对四卷本《中国文学史》(高等教育出版社版)提出质疑,针对该书中开出的“研修书目”提出了长达近6000字条分缕析的疑问。

  由北京大学教授袁行霈先生主编的四卷本《中国文学史》,是继章培恒、骆玉明主编的《中国文学史》(复旦大学出版社版)之后,又一部在新时期编著的、具有广泛影响的中国文学史,出版后即成为“国家级重点教材”,是被高校广泛采用的中国文学史教材。该书的一个重要特色即在每卷后都为大学生开列了“研修书目”。书目一向被认为是治学的门径,清末张之洞为初学者开列的《书目答问》,已成为一部名著;张之洞本人也把《四库全书总目》誉为治学的良师;梁启超的《国学入门书要目及其读法》、胡适开列的《一个最低限度的国学书目》、章炳麟开列的《中学国文书目》、鲁迅的《开给许世瑛的书单》,等等,都广为传播。开书目作为指导学生学习的常用良方,历来受到重视。杜泽逊教授认为为学生开书单不可不慎,但是这份书目存在着许多明显重要的失误。

  第一,有些不该列入的书目列入了。如列入卷首研修书目的《金文编》、《殷墟卜辞综述》,如果不是研究古文字,连一般的研究生都难得用上,更不必说大学生。从熟悉金文文章的角度考虑,不妨选于省吾先生的《双剑吉金文选》(1932年版,1998年中华书局影印本),因为该书把金文字体改成正楷,而且加了句读和文章评点。该本适合古文字缺乏基础、达不到阅读拓本水平的学生阅读。

  第二,存在明显的重复收录,如已开列张震泽《张衡诗文集校注》,却又开列《汉魏六朝百三名家集》本《张河间集》;已开列陈奇猷《吕氏春秋校释》,却又开《诸子集成》本《吕氏春秋》;已开列刘文典《淮南鸿烈集解》,却又开《诸子集成》本《淮南子》。

  第三,有些书,从研修书目的体例看,应该收入却没有开列。如已收《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全唐诗》、《全宋文》、《全宋诗》等,却不收《全唐文》;收了《全宋词》,也应该收《全唐五代词》;收《全元散曲》、《全明散曲》,亦应收《全清散曲》。

  同时,在该研修书目的版本选择上,杜泽逊教授认为存在的问题就更多。选本不善、版本表述不清、体例混乱的情形比比皆是。如杨伯峻《春秋左传注》1981年排印本问世后,1986年作者进行了认真修订,1990年5月出了第二版,“研修书目”显然应该推荐1990年本,却仍推荐了1981年本。书目中推荐的《诸子集成》本刘宝楠《论语正义》,显然不如中华书局1990年高流水点校本;《孟浩然集》的1982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影印宋蜀刻本比不上1989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徐鹏的《孟浩然集校注》;《三侠五义》1925年上海亚东图书馆排印本也不如1980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赵景深校订本。

  杜泽逊谈到,开书目有两个通行原则,一是要推荐本学科最重要的书,而且与特定读者群的程度契合;二是要推荐这些重要书籍较为精善而又通行易得、便于研读的版本,否则就达不到指示门径的目的。开列研修书目是一项严肃的学术活动,它应从一个角度反映某一学科的最新学术成果。而高教版《中国文学史》的研修书目是相当粗糙的,这样的书目提供给大学生,是不合格的。它反映出近50年来传统学科对文献学——尤其是目录、版本、校勘学——知识的忽视或排斥已经发展到了危及基础研究与教学的地步。

  文献学,是学科发展的基石,它是学术研究严谨性、准确性的重要保证。杜先生认为,这个问题应当引起学术界的注意。

TAG: 中国文学史 高教
打印 | 收藏此页 |  推荐给好友 | 举报
上一篇 下一篇
 

评分: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